于懋

如果他们所说的善恶皆真,那我的生命就是一次长久的犯罪

请不要关注后立马取关。

超超超喜欢评论,除非没看见或者忘回或者以为自己回了,否则都会回评论的。

随时欢迎点文,长篇苦手写个八百年也写不完。

我们一起咕咕咕


资料卡是沐凛画的人设👌


想要一个小可爱,喊着我更新,不更新打我那种。


cn.于懋/子镜/向空


于懋,子镜,向空你们按心情喊,反正都是我的名。

QQ是3264766159

埃米最近被寒假作业搞得头大,不说熬夜找资料,就摸着自己一把一把往下掉的头发他都觉得自己真的要绝顶聪明了。

他把他的话给艾比说过,艾比的作业还没动笔,两只脚曲着搭在沙发边缘,自己窝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着狗血八点档,听了这话准备安慰安慰自己发际线日渐升高的弟弟。

“你醒醒,你秃了也没聪明。”

讲完了以后觉得有些不对,把抱枕往旁边一塞,拿了把瓜子,补了一句。

“其实你的发际线也没这么高,最多也就比原先高了一点。”

埃米觉得自己真的被寒假作业磨平了菱角,竟然没有和艾比吵吵,只是慢悠悠的拿着自己电脑把艾比的作业调出来,发现比自己的还多就满足了。

他把那面作业发在艾比手机上,以一种过来人的身份语重声长的来了一句。

“姐,你作业写完了?快开学了。听说,你们班的班主任挺凶?”

艾比划拉手机的指头一顿,看了一眼埃米。

“怂他?”她顿了顿“明天赶都来得及。”

埃米终于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只有一样作业的人去提醒全科没写的人的快乐。

【安凯】

摸鱼。是党费(?)

我是什么废物。


安迷修身上穿着那个铠甲,铠甲上搭着红色的披风,边缘颜色稍深,沾了血迹。


他是这个国家的骑士,一开始是为了守护国家,到后来就渐渐变了心思,也懂得在工作后换上繁琐的服饰去找凯莉约会,也知道该买什么花来讨可爱的女朋友的欢心。


但女朋友现在被送上刑场了。


安迷修稍稍抬头,看着凯莉,凯莉对他笑了笑,头上的巫女帽坠着个小月亮,一晃一晃的,脖子上还带着安迷修亲手做的项链。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心跳了跳,回了一个笑容,暖洋洋的,皇室宗族的人看到了这一幕,派了信使催促了弓箭手,从刑场最下方的木头开始点燃。


白色的箭尾沾了血,凯莉还是看着安迷修,扯了扯栓得过紧的链子。


她对安迷修做了个口型,就彻底被火吞噬了。


安迷修站在那儿,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凯莉最后的话,他先是笑,后是哭,他看了几眼坐在高位的人。


所有人都认为魔女给他下了咒法,却不知是他让魔女食了爱情。


他这么想着,手指抚过剑柄。去找她,找那个百年轮回的巫女,只要灵魂不灭。


安迷修将披风扔在地上,退后几步,为自己守护了十几年的国家做了最后的献礼。


【雷安】

◎还似摸鱼勒

◎有ooc叭。


小孩缩在被子里面,眨巴眨巴和自己爹一样的紫色眼睛,和雷狮对视了好几眼。


他衣服上有一股淡淡的柠檬皂膏的味道,这是安迷修新换的皂膏,原本是奶香。


小孩喜欢这个味道,尤其是睡觉的时候,若有若无的柠檬味就顺着衣领子爬到鼻腔,然后小孩就会在满鼻子的清香里面睡上一觉。


但这个味道现在被烟味盖过去了。


安迷修最近在揪着雷狮戒烟,打着不能让孩子从小吸二手烟的理由,一脸正气的抓雷狮抽烟。


一抓一个准。


一开始还没有什么经验,只能凭借雷狮烟盒里的数目来猜测雷狮是否抽烟了,但哪怕烟盒少烟了,雷狮也有一万种理由来说服安迷修。


到后来,安迷修根据雷狮的衣服和指尖,就可以判断出来了。


雷狮吸完了最后一口烟,把窗户打开,又把烟头丢了出去,等散了会味道,他又往自己身上喷了点柠檬味的香水。


小孩看了几眼雷狮,心下揣测了一下自己爹的打算,他已经十五岁了,从一开始的懵懂无知到现在对自己爹坑儿子有些了解也过了一两年,大概知道雷狮出去要怎么对安迷修说了。


在雷狮转身出去的时候安迷修已经守在门口了,小孩趁着雷狮不注意往自己眼角抹了点风油精。


“这小子抽烟,不是我抽”雷狮搂了一下安迷修“我身上没有烟味吧”


小孩冷笑了一下,把眼泪挤下来。


“哇——爸爸,雷狮爹爹抽烟还乱扔烟头呜呜呜呜呜,烟味呛到我了呜呜呜”


安迷修一开始还信了雷狮的话七八分,毕竟自家孩子什么样自己还是有点数的,但一看这小子哭得挺惨,心下先软了一下。


伸手就把雷狮放在裤兜的烟拿走了,又进了小孩子的屋里,把床头柜里面的烟也拿走了。


“好了,现在你们两个都不会被对方的烟呛到了。”安迷修说道。


【米加】照片

◎四摸鱼(!)


阿尔弗雷德对马修是真的好。


作为一个男友,他明显是合格的,偶尔也会撒撒娇,发发牢骚,对马修偶尔会说些玩笑话,但总归是好的。


马修对阿尔弗雷德也是真的好。


生活细节都是无微不至的,什么事情处理的都会很好,尽自己所能做的给阿尔弗雷德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两人在一起六七年以后结婚了,戴的对戒是很朴素的银戒,没什么过多的花哨,要不是戴在左手无名指上,基本没有人会相信这是婚戒。


但的确,两人是迈进过民政局扯过证,又是宴请过亲朋好友的合法夫夫。


马修想了好久,还是觉得阿尔弗雷德真的好好,无论是在青涩学生年代还是在大家都忙碌的工作时间。


他想着阿尔弗雷德和自己以前的逗趣事,自己先被逗笑了,他把手握成拳,抵在嘴边笑了几声。


手抹过无名指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戒指被自己丢了,于是马修又止了笑,把眼镜摘下来,用餐巾纸随意擦了擦,从旁边摸了张相片过来。


那是他和阿尔弗雷德最后一张照片,大概在四个月前照的,阿尔弗雷德只有侧脸,嘴角稍稍下压,有些不耐烦,而马修自己也笑得勉强。


马修看了几眼这张照片,又一次认识到。


那么好那么好的阿尔弗雷德已经和他分开了。


【旧设卡埃‖布乔】

1l 楼主

我就四想问问高二五班的帅哥美女们,你们班新来的物理老师的手机号!!他也太帅了吧呜呜呜呜,并且超级可爱,就是那个乔伊!!!!简直男神好吧!


2l

五班新来的物理老师的话……印象不是很好来着,曾经看过那个老师骂自己班的学生的勒,并且因为五班班主任生孩子去辽,五班的新班主任好像也是他吧……听说超级凶,完全想不到那个物理老师哪里有可爱之处。


3l

虽然那个老师长得的确超帅,但是我也觉得他超级凶……


4l

我知道!我深深的记得这个老师,我记得我去物理办公室问题的时候,他抱着一个粉色的水杯站在我后面看着我问的那道题目,因为身高不够还踮脚了,我还没说什么,我老师也还在看那道题,然后,他,就两三句公式下来,然后用一种关爱智障人人有责的眼神看着我,我老师就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给我说“没错就这样,多和乔伊学学,现在的年轻人,这么简单的题都不思考,唉”


5l

乔伊可爱……?他是五班班主任的同时也教文科二班,作为文科二班的学生我对这个物理老师什么都不想说。

我记得我们当时上课的时候,他一进来,先说一句我是乔伊,你们的新物理老师。

然后下一句。

“我知道你们文科生对物理一窍不通甚至比理科生还要傻,老实说你们文科学的物理很简单,简单到白痴的地步,但我没有想到,你们第一次月考竟然这么惨?还重点班?”

印象超级深刻的原因是因为他下一刻就公开处刑,念一个人名念一个物理分数,然后当众说一遍这个成绩有多差。


6l 楼主

?这和我认识的乔伊是一个乔伊吗,不过粉色杯子我知道,我曾经看见他拿那个杯子在我们班门口走了三趟,一次是笔掉了,一次是忘拿教案了,还有一次是发现自己的水冰了去接水。


7l

五班学生来了!我严重警告上面那些说乔伊不好的学生,乔伊真的没有那么差了,他就是脾气暴躁,但其实对我们挺好的,比如说帮我们把体育课从语文老师手里要回来了,我们去听墙角的时候听见乔伊被语文老师骂,乔伊就时不时说几句。

“说的像你上课他们会听一样,小兔崽子们除了体育课其余课哪节不打瞌睡。”

语文老师沉默了一会继续说,乔伊又打岔。

“连我的物理课这群兔崽子都会找机会打瞌睡,让他们出去站着又怕感冒了耽误课,让他们在教室里面站着,他们站着就睡着了。我能怎么办,总不可能动手打一顿吧。”


8l

并且乔伊作为班主任是真的很负责,我们班有一个男孩子经常被欺负嘛,有一次那群人跑来学校门口隔壁街的拐角堵那个男孩子,乔伊刚好经过,装作自己也是学生,然后上去直接动手了,第二天在我们班骂,说以后不要出去惹事,看吧,我又被校长骂了。

然后校长就派老师来找乔伊了。


9l

这和负责有什么联系?还是感觉超凶好嘛,并且体育课这件事,我当时也听到了一些,好像乔伊还对语文老师出言不逊了吧,把语文老师都气得胃痛。


10l

?一节体育课你给我说语文老师气得胃痛,哇九楼你的思想可以噢,夸你棒棒,你是不是不知道语文老师那几天减肥没有好好吃饭导致胃病复发鸭,你是不是也不知道乔伊自己买面包和豆浆给语文老师送来鸭。


11l

不好意思,我还是觉得乔伊很过分,直接说学生物理成绩很差,很尴尬啊。


12l

不好意思,我们乔伊就这样:),人家温和你们又说人家镇不住你们,他在我们理科班比你们这个还狠我们有说什么吗?

并且乔伊其实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属于那种混混型人物啊,他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好不好?


13l

我有点,想知道,你们怎么知道乔伊高中的性格之类的东西的?


14l

知道那个教数学的布伦达不?他,乔伊的前男友和学长,那天课上得快,我们几个女生在他喊自习后叭叭乔伊,然后问了他乔伊有谈恋爱没。

布伦达说了一句,现在没有,以后会有。

然后我们问以前呢?

我男朋友啊。

于是我们就知道了。


15l

布伦达和乔伊我jio得是真的gay里gay气。早上还送早餐,中午一起吃饭,晚上又去逛操场消食。


16l

我早上有段时间起得早,去操场跑步还看见了乔伊和布伦达比1000米勒


17l

所以乔伊手机号多少。


18l

我实话告诉你,我们乔哥,觉得接电话又耗时间又让人烦躁,并且还是静音,所以他从来不接电话,用的都是QQ,论坛,微信之类的软件。


19l

社会你乔伊,人狠话不多。


20l 楼主

看到你们说到了布伦达我想叭叭几句了。

我是布伦达的学生,同时也是他的课代表,属于那种经常跑办公室的类型,于是我发现他有一个相框,但那个相框他保护的贼好,平时都是倒扣着放在抽屉里的,就有一次我去办公室看见他在擦相框上的玻璃,感觉他陷入了恋爱的老陈醋里面。


21l

学校里面不是有个传闻的嘛。


22l

学校传闻那么多。


23l

是个小道消息,不知道从哪个地方传出来的。

就是说乔伊好像是因为布伦达才来的这个学校教书,因为好像说是有一个比我们学校更好的学校聘用他了来着。


24l

乔伊那种性格有学校敢要?


25l

但他教的好啊,理科五班我记得不是重点班来着?这次月考均分都比我们班高了五六分。

我理科重点班的。


26l

对对对,虽然还是很记恨他说我们文科二班物理成绩差得要命,也超级气他上课时不时就拿物理成绩数落我们,但他教的超级细,并且我们班这次物理平均分是文科所有班最高的耶。


27l

我记得有一次乔伊哥哥上课,有一次平翘舌没说好,然后我们班全班调侃他,他对我们说。

笑,在笑下午的体育课就给你们英语老师信不信。


28l

然后我们哄堂大笑,结果下午不仅体育课归给了英语老师,信息课也送给了语文老师。


29l

高二五班 卑微。


30l

所以说布伦达和乔伊真的是男男朋友关系?


31l

确切来说是前任男男朋友关系。


32l

更确切来说,大家亲爱的布伦达老师正在追他可爱的前男友。


33l

我不信。


34l

不信。


35l

我信,但我不信乔伊可爱。


36l

布伦达正在追乔伊?我完全没有看出来诶。


37l

你猜猜乔伊大早上桌子上一大捧玫瑰花和几条街以外才能买到的芒果蛋糕是谁送的啦。


38l

布伦达老师这么做好事不留名的嘛?我记得乔伊老师在我们班问了好几次知不知道这是谁送的,然后说了几次。

“这人没创意,追人都这么老套。”


39l

乔伊真的这么说了嘛。


40l

我保证他说了!那天乔伊被那大捧玫瑰花熏得打了好几个喷嚏。


41l

我知道花是布伦达送的,因为布伦达老师曾经问我们这些被他发现谈恋爱的小女生喜欢什么。

然后我们就说玫瑰花和惊喜。


42l

他真的就那样送了。


43l

但乔伊哥哥在玫瑰花里面看见了口红和香水诶,还说是放错桌子了。


44l

因为他又去问了男孩子,那些男孩子就回答化妆品,还现场给他分析了一下口红色号。


45l

先走程序还是直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布伦达老师怎么回事啊,笑傻。


46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吧。


47l

【图片】


48l

woccccc这什么大帅哥!!!!155551乔伊哥哥化妆简直惊艳


49l

没有感觉到娘啊啊啊啊啊啊,只觉得太帅了吧。


50l

看看口红色号。

【图片】


51l

【图片】

这是布伦达买的口红。


52l

woc同色号?


53l

所以我们叭叭什么啊,我们在这叭叭,人家都已经旧情复燃了……?


54l

布伦达老师不属于我们了。


55l

醒醒,他从未属于过我们。


56l

等等姐妹们,只是画了妆不代表在一起啊。


57l

对对对,要这么宽慰自己,可能只是乔乔收到口红好奇呢。


58l

我刚刚才和布伦达老师遇到好吧,很绝望了1555551


59l

别,让我做一个心理准备。


60l

说吧,已经猜到了。


61l

他不仅是自己走的,他又拿了捧玫瑰花,还问了我你看到乔伊老师了嘛,我很冷漠“没看到,看见也不给老师您说。”


62l

我开始害怕。


63l

61楼好胆量


64l

布伦达哥哥和乔伊哥哥一起走的,手牵手逛操场呢


65l

并且乔伊哥哥的嘴上的口红没有了,然后布伦达老师衣领子上一大个唇印。


66l

……我好难过。


67l

我祝他们百年好合(……?)


68l

刚刚,我和我男朋友在操场旁边的小树林坐着看恐怖片,然后我抬头一看看见乔伊和布伦达牵着手的,乔伊还对我笑了笑,告诉我。

校长在后面,快点散了。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温柔的乔伊。


69l

惊讶吗,害怕吗?

我怕了。


【亮元】

◎是摸鱼,一小段叭

元歌当看到诸葛亮开了车跑在元歌办公楼楼下来接他的时候险些没把手机砸了。

他盯了手机显示屏有一会儿,仔仔细细的确定了上面写着的是师兄不是其他的人。

盯得眼睛有点酸了,才把手放回输入法上。

来回删了几次要发过去的话,元歌犹豫了挺久,细长的手指摸过包里的烟盒,然后又缩回去。

他最近在被诸葛亮逮着戒烟。

最后还是规规矩矩的回了一句嗯。想了想又在嗯后面加了一个知道了。

元歌把背放在靠椅上,脚一蹬,离桌子稍稍远了一点,然后突然笑了一下,又把椅子转了几圈,随后站起来,把一堆东西塞在包里,给办公室人说了今天不加班的喜讯就头一个哒哒哒的跑去按了电梯。

下楼的时候元歌往四下看了几眼,找到了自己熟悉的车,就小跑过去,诸葛亮坐在驾驶位上懒洋洋的玩着消消乐,余光撇见元歌缩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坐在副驾驶上,怀里还抱着前几年诸葛亮给他买的包,没忍住乐了一下。

他从元歌包里摸出烟盒,数了数里面的数,抖出一根,夹在手上点燃了,自己吸了一口,又放在元歌手上,带着点笑。

“就一口,一口抽完就灭了。”

元歌是不知所措的,耳朵尖直接红了起来,他看了诸葛亮一眼,垂着眼吸了一口就规规矩矩的灭了烟,又用餐巾纸包着放在车用垃圾桶里面。

诸葛亮看着元歌耳朵尖,还是没忍住笑。

元歌听见诸葛亮闷着的笑声,心下多少也不太好意思,但他还是抱着那个用了几年的包,闻了闻车上的烟味,随后他从这味道里面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薄荷味,于是他也轻轻笑了一下。

【卡埃】

◎是莫名其妙的脑洞,作业里的摸鱼)
◎雷卡亲情向

卡米尔压了压帽檐,脖子往围巾里面缩了一下,他把手缩在袖子里面,手指在手机上左右划动着,他看着那张照片,皱了皱眉头,又向下看了眼那几个字,尽管觉得这都是假的,不可信的,但自己又不敢回一句撕票吧。

于是卡米尔叹了口气,敲了敲桌子,对着自己大哥晃了晃手机,又指了指门。

雷狮的眼力好,一眼就看见了照片,压着嗓子。

“不需要帮忙?”

卡米尔摇了摇头。

“能解决。”

卡米尔,这个区域里面海盗团的成员之一,属于区域里让警察头疼的人物,脑子好身手却也不差,冷静理智到极点。

可这人有一个是甜品店店长的男朋友。

卡米尔在和埃米在一起的时候就考虑到这种情况的出现了,尽管埃米听到他不能把他们关系给别人说的这个无理要求,埃米也乖乖听话了,但卡米尔也相信总会有几个不要命的打自己可爱男朋友的主意的。

不过他是真的没想到会这么早。

在赶去对方要求的地方的时候他想了想这批人会是哪些人。

卡米尔第一个就排除了警察,如果是那帮子人只会像个蠢货一样,找几个脸生的做便衣,守在甜品店,等着卡米尔自己落网。

但海盗团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他在到达那个废弃的车间的时候也还是没想到是哪批人。

卡米尔摸了摸自己的枪,数了数子弹,把围巾稍稍往上拉了下,他隔着车窗打量了一下这个车间,铁门生了锈,窗户很脏,不远处的一间开了窗户,窗沿旁边带着点手印,他又看了眼反光镜看见了不远处狙击枪的枪口。

卡米尔想着那张照片——照在埃米身上的光和埃米附近的东西,他手指敲打着方向盘,踩死了油门往前冲,在冲入大门之前他把方向盘打死,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刺耳极了,卡米尔眼睛往几间车间的窗户看过去,他不能确定那间打开窗户的车间是真有人还是迷惑他的,只能根据那张暴露东西不多的照片,和他刚刚查到的资料思索。

并且他也不能确定在照了那张照片后那群人没有转移位置。

但走不了多远。

卡米尔手又敲了几下方向盘,踩着油门的脚稍稍松了一下,在马达声突然降低的声音中,他勉强听见了几句压低声音的嘲笑,以及跑步的声音。

跑步的人不多,但都是成年男性,卡米尔顺着声音的来源,又一次踩死了油门,往那间车间冲过去。

根据之前几点卡米尔已经能确定绑架埃米的人是哪家的了,他也经历过这家的绑架,也摸清楚了这家的习惯,如果要钱或者要命,那么不远处的地方一定会有一到三个狙击手,二十五左右的成年男性,以及被绑架的人会被胶带封住嘴然后弄晕后就扔在墙边,并且会离大门很近。

卡米尔从门里冲进去的同时将门打开,往外面跳了出去,原地打了滚往墙边靠过去,借着车子爆炸的火光勉强把埃米护在了身下,又在那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跑了出去,拿着手枪往后面打了几枪,虽然被烟迷了眼只是瞎打了几枪。

埃米估计是被他们拿乙醚给弄晕了过去,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下意识的抓着卡米尔的衣服,眼睛瞪得有点大。

他就看着卡米尔,卡米尔也来不及看自己小男友发现自己自称是摄影师的男朋友估计是个非法贩子的反应,只能往前跑,卡米尔在冲进去之前给雷狮发了消息,照卡米尔的计算雷狮现在应该已经开着车在门口等他了。

的确是没有出意外的,在那群人要追上来的时候卡米尔看见了雷狮的车子,和雷狮打了和难得的配合,忍着背后的伤口进了车。

这时候埃米才展现出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胆怯,手脚有些软,也有些抖,给卡米尔上药的时候时不时就会戳用力一点,被雷狮瞪了就摆出要哭的表情来。

不过埃米的确是要被吓哭了,卡米尔背后全是血,衣服和肉有些地方是黏着的,不好处理,作为一个没见过这么大伤口的甜品店店长他的确是不会的。

雷狮只能找个地方靠边停了,下车先帮自己弟弟帮背后的伤口处理了,他眼睛盯着卡米尔的背,时不时嘶上一声,让埃米在旁边又抖了一下。

雷狮打完结,往埃米脸上一瞥,埃米眼角带着红润,眼里只有担心,倒是没有想象中的害怕。

不过这么大的伤口雷狮也不准备让埃米照顾卡米尔,自己又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直接说了原因,拐了个弯把埃米送到埃米自己家里,把人送下车,就带着卡米尔回自己家里。

埃米站在楼下,等车没影了他才回了头上了楼。

他把门打开,从口袋里把手机拿了出来,屏幕已经烂了,他把这个手机扔在旁边的鞋柜上面,从挂在架子上的大衣口袋里面摸出另外一个手机来,手机屏幕是亮着的,有几通未接来电。

埃米打了过去,才开头就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不像话。

他清了清嗓子,和那边的人说了几句话。

“刚刚才回来,所以没看见,卡米尔现在受伤了,雷狮应该把卡米尔接回去了。”

埃米停了停,他坐在地板上面,听着那边的训斥声。

“我下不去手。”他重复了一遍“我下不去手。”

然后埃米站了起来,看着窗外刚刚雷狮的车子离开的地方。

“我退出这个计划。”

【卡埃】

埃米经常和姐姐看些稀奇古怪的小说——在埃米看来那些小说的确怪极了,甚至可以说上一句傻。但埃米还是乐意和姐姐看那些傻里傻气的小说,然后给自己姐姐递餐巾纸。

可能是小说看多了,埃米在模模糊糊感觉到卡米尔喜欢自己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产生了什么女配认为男主喜欢的是自己的错觉。

但当卡米尔约埃米去埃米惦记好久的电玩城,又去蛋糕店座了一会,在晚上两个人又去看了新上映的电影,埃米又不确定了。

他自己是喜欢卡米尔的,这也是他能放弃周六晚上的肥皂剧跑去外面吹冷风的原因。

回家的时候垃圾桶里已经装上了半桶的纸,艾比抱着抱枕在沙发上抽抽泣泣的,艾比没开灯,客厅里面只留着电视在闪着光,电视声音也不大,埃米还没开门的时候也只能模糊听到几句。

“她有哪里比我好?我爱你啊!”

埃米给艾比开了灯,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眼桌子上的盘子,知道艾比又没有吃东西就钻进了厨房,拿着手机规规矩矩的给卡米尔发了条到家了的消息。

炉子上放着锅煮着水,面条用塑料袋放在旁边,埃米在消毒柜里面把碗拿了出来,又去冰箱拿了其它的佐料。

等到卡米尔回消息的时候埃米已经把面拌好端在艾比面前了。

他看了眼卡米尔回的话,犹豫了半天还是把手机放在兜里,没回消息,他随意收拾了厨房洗了手,就回自己的房间里面,往床上一倒,从床头柜摸出一包百奇,叼着饼干就开始看手机消息。

埃米和卡米尔已经有了一个大船,还是粉红色的。

埃米摸不准卡米尔的态度,觉得卡米尔不喜欢自己,但卡米尔又找自己开了情侣空间,觉得卡米尔喜欢自己,但卡米尔前段时间又和一个女生走得挺近。

要是一般人,只要有五成把握就表白了,但埃米不是一般人,他怂,怕得很,踌躇了几天还没有想好怎么办。

又收到卡米尔的消息是在埃米吃完最后一口饼干的时候,卡米尔说了些话,也是莫名其妙的。

反正埃米没看懂,他想了半天,怎么想都不觉得这个是英文。

然后就把这串字母甩给翻译的时候卡米尔又来消息了。

“德语”“给你翻译一下”“我喜欢你”

三条消息接着来,让埃米脑子没转过来。

还想着这句话竟然是德语卡米尔真厉害然后就被我喜欢你这四个中文卡着了脑子。

“发错了吧。”

埃米想了半天还是发了这条过去。

卡米尔沉默了五六分钟才回了一句。

“没”

但埃米总觉得卡米尔是发错了,却又不想这样承认,一边觉得自己心里发苦,一边说“我知道你是发错了,没事儿没事儿。”

卡米尔发了条语音过来,字仿佛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含着点气。又带着无可奈何。

“埃米,我喜欢你。”

埃米还在打字,好巧我也喜欢我自己。

打到一半就突然反应过来了,从耳根子开始红润起来。

“我也喜欢你。”

【雷嘉】挣扎

嘉德罗斯不喜欢在床上睡觉——尤其是晚上。

所以他的眼睛底下往往有一大个黑眼圈在那里,上课的时候老师也不敢喊他起来,只能默默自己上自己的。

反正嘉德罗斯只要维持在年级第一,大多数任课老师也就不会管他。

高二的时候分班,几个成绩不错却爱惹祸的不知道为什么被堆在一起,看见这个班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子,大多人都准备从这个班转出去,只有几个爱看热闹的人被扔了进来。

校方也想把安迷修扔进去——但校方发现在这群人面前风纪委员什么都不是,也就放弃了让他们正直无私的风纪委员转理科班的想法。

不过这几个人被分到一个班倒也还算安稳,至少还没有打架,各自过各自的,雷狮还是翻墙出去和小伙伴喝啤撸串,嘉德罗斯把包甩在地上,吃完了手上的巧克力,把游戏机往抽屉里一放就开始睡觉,格瑞坐在靠后排,自己带着耳机玩手机,凯莉坐在靠墙的位置,含着糖和自己小姐妹聊天。

老师开始上课的时候也没几个人在听,也亏第二天作业基本都交了,并且正确率都挺高。

这么相安无事过了一两个月就出事了。

雷狮他们打了个赌,雷狮输了。

但他的小伙伴够义气,没要钱也没有色,就让雷狮把嘉德罗斯喊起来然后告诉他没事就喊喊你。

雷狮也觉得简单。

但他死也没想到嘉德罗斯起床气这么大,话还没说完就瞪着眼掀了桌子打过来了。

嘉德罗斯昨天晚上躺床上半天没睡着,好不容易睡着了还被吓醒了,结果发现是自己的手压着自己胸口,总之折腾了一晚上没睡着,白天来睡觉还被雷狮吵醒,尤其是他睡眠还不好的情况下。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能听雷狮说一半的话就很对得起他了。

总之最后两个人都被记过了,还顺带全校批评了。

但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没隔几天,两个人就一起翻墙出去玩了。

虽然嘉德罗斯还是一脸困倦,时不时还打个哈欠,最后跟在雷狮身后,脑袋一点一点的。

雷狮时不时往后面看一眼,胆战心惊的,生怕这祖宗撞到哪儿磕到哪儿,干脆蹲下来把人背着。

嘉德罗斯有了地方能睡,就闭眼睡了,他睡眠浅,也不怕雷狮有什么坏想法,手抓着雷狮的衣服,把头埋在雷狮脖子旁边,发丝随着雷狮走路的动作时不时蹭一下雷狮的脸,让雷狮有些痒痒。

却也不好伸手去挠,稍稍侧过脸,勉强看见了金黄的发丝,嘉德罗斯睡得大概挺安稳的,全身都放松下来了,呼吸也很稳。

旁边是一个拐角口,有一个凸面镜放着,雷狮往那边看了一下,发现嘉德罗斯睡得不仅安稳,而且他的睡颜莫名还挺可爱。

雷狮都被自己吓到了。

嘉德罗斯虽然白天常常带着一股子困倦,但眼睛似乎天生就带着对别人的蔑视一样,眼睛一斜就给人一种挑衅的意味,嘉德罗斯是薄唇,有一种刻薄的感觉,再加上他嘴里也没说过几句好话,总是让人感觉他不好相处,可眼睛一闭,那些刺就顺下来了,乖得很。

真可爱。

雷狮这么想着。

其实两人也没有说要去哪里玩,估摸着就是瞎逛逛,鬼差神使的,雷狮带嘉德罗斯拐了几个弯,到了自己的房子。

雷狮大概也听说过嘉德罗斯晚上睡得不安稳的事,从别处买了几根安眠的香,他把嘉德罗斯放在自己的床上,盖着被子,自己也到了要睡午觉的时候,就钻在被子里面,打了个哈欠,把嘉德罗斯往怀里一揽,手放在嘉德罗斯背上。

嘉德罗斯被这些动作弄醒了,他睁着眼,就看见雷狮要睡不睡的眼,还带着才打完哈欠的水雾,雷狮似乎是太困了,嘟哝了几句手就搭在他背上,跟哄小孩似的时不时拍拍他的背。

嘉德罗斯还真的被雷狮拍出了困意,真的睡着了。

其实雷狮眼睛也挺好看。

和嘉德罗斯的不一样,嘉德罗斯的眼里总是带着点轻蔑和挑衅,雷狮的眼睛大多是安静的,照不出什么情绪出来,也就偶尔能从眼睛里看出点不屑。

还得是他打架的时候。

嘉德罗斯今天在床上睡觉照样做了那个梦,他自从知道这是梦以后就从来没挣扎过,反而会很配合这个梦,往下用力坠,但总会被吓醒,这次不知道是安神香的原因还是因为有人陪的原因,他一下子不想如梦的意了,他开始了猛烈的挣扎。

虽然还是没有挣扎成功,但嘉德罗斯想。

总有一天,会摆脱掉这个噩梦吧,迟早。

他在心底咬住了最后两个字,手拽着雷狮的衣角。

【卡埃】理发的那些事。

◎是sd操作。
◎明明我还打算鸽一个星期的。
◎理发店店长卡×学生埃

:我原地爆炸!!!!!!

今天去剪头发,然后看见了两个小哥哥,因为那家店是我常去的店,我和店主至少还互通了名字(虽然是我死皮赖脸去要的名片。)目前称店主为K,那家店生意爆好的原因是因为店主超帅。懂我意思吧。并且店主手超级巧,剪的头发超级好,但请他剪的钱也很贵了,然后!我今天去剪短发的时候看见我的初中同学了,目前称初中同学为A吧。

K在帮A剪头发,并且两个人还一直在说话,K还时不时的笑一下。

我们K店,从来没有,对我们笑过。

我记得有一次有一个女生调戏他,说你笑一个我剪最贵的头发。

然后店主,大概说了一句。

“滚。”

好像是这句,我也忘了。

好的,我说到这里你肯定要说我不就是很好的朋友笑一下吗。

但问题是我们K店是亲大哥来剪头发最多都是打折的人竟然没有要钱。

并且平常那些小姐姐来请他剪头发,然后趁着剪头发要亲上去,一般k店长会给她的价格翻三番,并且以后就不接单,关键的是还没被亲到。被亲到的唯一一次我记得那个月没开店门。

对,那个A不仅亲上去了,而且还没有付钱,而且还被回亲了,甚至K还笑了一下哄了正在剪头发的A几句。

我离得近,我还听见了模糊的几句。

“好了好了,一会儿让你亲,等给你剪完我带你去隔壁街吃蛋糕好不好?就上次那家你没买到的新款,我托人帮忙留了。”

反正就超级,宠溺的语气吧。

然后A也乖乖的,还撒娇。

我记得我初中的时候A是属于那种,姐控,并且超级活泼的小伙子。

然后过会儿有一个店员进来了,是干得比较久的店员了,看见我还打了个招呼,然后说了一句。

“哟,老板又在给老板娘剪头发?”

当时我感觉全理发店的少女,心都碎了。